南康市站 免费发布浙江传感器信息

艺术的力量

2020年07月21日 20:21 信息编号:XOTU2ODIwNjY4 我要留言
  • 买卖 磁敏传感器
  • 1758元
  • 商家/经纪人
  • 出租
  • 竹雪娇
  • 17223333333
  • 洪湖市欢纷高压贴片电容设备公司
艺术的力量收录查询:百度 搜狗 360   分享更易传播
艺术的力量详情介绍

艺术的力量   “正国啊,你这么大声干嘛?”玉儿不满地瞪了顾正国一眼,转头看着不说话的顾强,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你自己好好想想。”  顾强那死活要上N中的架势,他们理解不了。在他们的眼中,去师范学院上学才是最好的选择,过去报到,城镇户口,上个五年,出来大专文凭,到学校做老师多好。干嘛要去上N中,三年后还得考大学,就算顺利考上大学了,还得上三四年,这前前后后几年的学费就不是一笔小数目。大学毕业后,还不是一样得找工作么? 

  “好,好,好,麻烦老师了。”周有弟爸妈连忙说。  “孩子他妈,待会有弟出来,你问问,是不是金鑫那小子的?”周有弟爸爸见旁边没人悄声说。  “肯定是金鑫的。”周有弟妈妈传粉肯定地说,“我们家有弟也就跟金鑫走得近。不是他的是谁的啊?”  “那倒也是,呵呵,我们家有弟也争气,可是个胖小子。”周有稻笑呵呵地说。  “可不是么?我估摸着金鑫家里也知道两个孩子恋爱的事情,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想着他家反正是男孩不吃亏,不过现在我们周有弟给他家生了儿子,他们想赖也赖不了,他家条件不差,又只有金鑫一个,我们有弟嫁过去,不亏。”传粉有点得意地说。  顾强微微蹙眉,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震惊了,完全超出她的范围,她抿了抿嘴,一声不吭地待着,机械般地摆弄那些米团。自动屏蔽掉耳边的讨论声,全心投入到做年糕上。  “顾强,今年期末考试又是年级第一名啊。”友高突然说,顾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有些不在状态地笑了笑。  “她啊,就是死读书,家里活会做什么啊,你们看我家强儿做的年糕,”玉儿指了指顾强刚做好的几块年糕,笑道:“大的大,小的小的。”  正月初九,三朝回门。瑗嫁回娘家后,当天晚上村子里突然传出瑗嫁吞金的事情。据说瑗嫁和他的新婚老公回来吃完午餐后,之后,不知怎么滴,瑗嫁把一对金耳环就这么吞到肚子里去了。不幸中的万幸,瑗嫁没有遇到什么不测。  

   “不了,我回宿舍洗。”顾强微笑着摇了摇头,就直奔宿舍,到宿舍后,打了水冲洗后,换了身衣服,就去教室上晚自修去了。  夏蕾、赵雪两人一见顾强过来,就准备八卦,顾强很有先见之明地立即堵住她俩的嘴,淡淡地丢了句:“你们要是不想坑我的话,就收起你们的好奇心,让我赶紧把作业做做。”然后就在她们俩欲言又止地注视下,拿出作业本奋笔疾书起来。  “抓紧时间做,下节课我们讲。”秦正君冷冷地丢了一句,就在讲台前坐下,批改作业。讲台下的同学们,承受着诡异的气氛,忐忑地做着作业。顾强向来是迟钝的,她自然也察觉不到什么不对,正争分夺秒地做作业呢!作业好多啊,得加把劲了。  之后,奋斗一线的各科老师忙里偷闲地先后来了趟教室,交代顾强管理各科课堂秩序,丢下一堆本科目的模拟试卷就火速离开教室。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后,顾强的课桌上多了一堆各科模拟试卷,还莫名其妙地成了本班总务管理员,一句话就是未来一周,直到K中提前招生考试结束,全班同学就丢给她一人管了。  下午,顾强踩着点走进教室,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美好学习生活。班上的同学们一边做着老师布置下来的模拟试卷,一边小声地八卦。前后左右要好的同学更是抱成团一起做作业,前面的夏蕾与钱小美就转过身子趴在顾强与赵雪的课桌上做试卷。这日子真是赛过放假啊,惬意极了。 

  秦正君整个过程就一直站在一边看着她收放完毕才淡淡开口:“周五上午第一节课结束后去教师办公室找我,需要带的东西周四都准备好吧。有什么需要问我的,就到教师办公室找我,明天我除了有课我都会在办公室。”说完就就离开了教室。  “拜托,姐姐,你一句说完好吧,别挤牙膏似的,吊人胃口。”顾强有点无语了。  “我了解过了,这个酸奶,早上的主人是秦老师,晚上的是李飞同学。”赵雪闷闷地说。  “嗯。”赵雪可伶巴巴地点点头,硬着头皮说:“上周二晨跑前我想着先把昨天带到宿舍做的作业先放教室再去操场集中,走到教室后就看到秦老师拿了瓶酸奶放到你的课桌里,我当时吓了一跳都没刚进教室。”  “大家这星期都在干什么?考得是什么东西?”化学老师把那一堆试卷用力往讲台上一放,冷冷地说。  “你,把昨天的作业拿出来,我看看。”化学老师突然走到一个同学面前抽查起作业来,那位同学双手直发抖,忐忑不安地拿出一本作业本递给化学老师。  “这就是你的作业,怎么没写完?考得好?不用做啦?”化学老师翻了翻他的作业本狠狠地往课桌上一扔凶狠地说。  “你站起来。”化学老师怒道,那同学双腿发抖地站起来,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你家顾强还真是了不起啊,不像我儿子,一个初中毕业,另一个小学毕业。”大粉子笑得很假地说。  “呵呵,老话说的呢,行行出状元,你家军儿现在赚钱了,可以补贴家用了。我们不行啊,顾强还在上学,每年还得往外拿钱呢,这上学可不只是学费,七七八八要花的钱多着呢。”玉儿笑嘻嘻地说。  “呵呵,也是,你家顾强成绩好,将来坐办公桌的、赚大钱的。”大粉子干笑着说。  “还不晓得呢,远着呢。也不知道她考不考得上呢!”玉儿笑嘻嘻地说。 

  “不行,你是班长,要带好头。”秦正君闻言坚决地回绝,语气中还有些温怒。  “老师?”顾强见秦正君动怒,有点惊讶。心里纳闷:“老师一直很好的啊,就算意见不合也是耐心讲解,怎么突然就怒了呢?”  “你是班长,要起带头作用,无故请假总归不好。”秦正君意识到自己语气重了,缓和了一下语气,尽量和气地说。  “哦,老师我知道了,那我去上课了。”顾强低着头走出教师办公室,回到教室后,询问了下李飞点名情况后就闷闷地回座位做作业了。真衰,假没请成功,好像还惹着老师不开心了。  顾强轻轻叹了口气,对自己的中考选择有些迷茫,要参加N市的重点高中提前招生考试吗?如果我报了,我就没退路了,万一失败的话,爸妈是不会给我第二次机会的。  顾强突然想问问高傲他的意见,在她的潜意识里,她认为自己的眼界某种程度不如S城的高傲来得宽广,她认为一个人的抉择与她的眼界大小有关。而她身边的这些人,爷奶辈们,有的这辈子都没走出过M镇。他们的父母辈们,最高学历也就是初中生,高中生那是少之又少。  顾强寄出信后半个多月收到高傲的回信,顾强拿到信后格外的兴奋,她打开信封抽出那一叠纸张,认真地看着他的来信。从字里行间中,她仿佛看到高傲双眼发光地跟她叙述着一些国内外热门专业的发展趋势以及未来哪些专业会很热,国内哪些大学院校哪些老师比较牛等等。  

   “强儿,你在干嘛呢?太阳都要落山了,衣服都不知道往家里收的。”玉儿推开院子的大门进来就喊起来。  “你就知道学习,家里的活都看不见的。要是你有个弟弟,你能这样吗?”玉儿脱口就埋怨起来,顾强闻言不说话了,默默地收着衣服。  “玉儿,强儿烧了粥,我们先吃点再去。”顾强听顾正国这么一说,忙走进厨房,开始盛粥,往餐桌上端。  顾正国、玉儿两人速度填饱肚子,拿上农具就又下地了。顾强收拾好家里就进屋里做作业。做完家庭作业,她没有如往常一般看课外书,而是开始认真复习了。还有两周就小升初考试了,顾强深知小升初的成绩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天气冷了,早上起床是痛苦的,这个,我也是理解的,其实,那痛苦也就是从被窝出来的最初两三秒,只要我们果断地把被子掀开,速度穿好衣服,那痛快的感觉就会去掉大半。  我们现在的身份是学生,给我们评分的主要指标就是我们的成绩,漂亮的成绩离不开我们的努力,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自己狠的力度。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让我们的班成为‘成绩优秀,同学团结’的代名词。”  顾强说了这么一大段后,淡淡笑了笑,“其实,我现在站在这里给大家组织本次班会,是有些不自在的,”说着她望了望下面的同学,轻轻笑了笑,说:“原因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是知道的。我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理解与包容。下面,让我们的班长李飞给我们组织,他比我更合适。” 

  次日,顾强旷了晨跑、早读课。赵雪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上午七点半了,还没有见顾强的影子,就忙去学校门口给顾强买了一个烧饼,然后去女生宿舍。到了宿舍后,就见顾强还在床上睡觉。赵雪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就去喊顾强,也许是睡眠足够了,这次赵雪走到顾强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就醒了。  这天上午几堂课,顾强的状态都很好,精神也很集中。中午的时候顾强下了课吃完午餐去宿舍补了半小时觉,下午上课状态也很好,她又在晚自修前回宿舍补觉了半小时,晚自修状态也很好,下晚自修后,顾强洗漱完毕看了一会书,快十点时把闹钟调了7:30后,交代赵雪明天不用叫她起床帮忙买早餐就行,如果7:45还没见她到教室,请火速来宿舍叫她。  “你能做什么啊?你做饭,我去看看。”玉儿恨恨地说完就出去了。  玉儿一路埋怨着、气呼呼地向村支部走去,远远就听见本家的大粉嫂子在那边发表着高论。她轻轻咳了两声,笑嘻嘻地走进去,“大粉嫂子也在啊,吃午餐了吗?我听说每户都可以申请一个住宅地,过来看看。”  “刚才你家正国来过了。”大粉子阴阳怪气地说:“你家正国真能吃苦,一年到头忙个不停,比你大哥正宽还拼得,我们两个儿子,没办法的,你们就顾强一个女孩,要这么拼命干吗?”  

艺术的力量-信息图片

艺术的力量简介

强青曼

艺术的力量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1日 20:21
艺术的力量公司名称:江山市耗善传感器设备公司
信用记录

艺术的力量24时滚动更新资讯

艺术的力量热门资讯